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年产量只有2万多块表的江诗丹顿,要做的就是少数人的生意

2022-12-01 01:08:10 508

摘要:一个非常巧合的故事,就在不久前我在首尔短暂停留时,收到一位后台读者的咨询,他非常郑重问我:“兔姐觉得江诗丹顿新款伍陆之型怎样,但我的预算似乎只够买89000元的入门款。”我问:“你是因为什么想要拥有它?VC的名声,入门款极具诱惑力的价格,还...

一个非常巧合的故事,就在不久前我在首尔短暂停留时,收到一位后台读者的咨询,他非常郑重问我:“兔姐觉得江诗丹顿新款伍陆之型怎样,但我的预算似乎只够买89000元的入门款。”

我问:“你是因为什么想要拥有它?VC的名声,入门款极具诱惑力的价格,还是一见钟情深陷其中……”

他思考了几秒钟回复我:“坦白说,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拥有VC的机会。”

我说撇开预算,心里最喜欢的是哪块,他顿了顿答,红金版的全历月相。

当时的我就在首尔B&TAILOR的定制西服店(估计很多男士知道这个韩国数一数二的西服定制品牌)中,手上拿着的正是这块伍陆之型全历月相,顺手一张上手照。

感觉到屏幕后面的空气都凝固了,随后是他激动的回复:“对,就是它!”


有时候抛开外界因素,会发现“喜欢”就是非常真实而个性化的选择——那才是真正的自己,哪怕只是少数人之一。


对于一个第一次到首尔的人来说,一切都是新鲜的,再加上11月正好微凉,雨中漫步看秋天树叶斑斓的色彩,似乎整个人都愉悦起来。

江诗丹顿把今年最重要的Fiftysix伍陆之型系列的亚太发布会放到韩国首尔的Hyundai Card 音乐图书馆,让我联想到VC今年对音乐领域的偏爱——伍陆之型系列的全球发布就是在伦敦的阿比路录音室完成的。


韩国乐队的现场表演

位于首尔龙山区汉南洞的Hyundai Card 音乐图书馆,有超过10000张的黑胶唱片,囊括了最新流行音乐到Sex Pistol的God Save the Queen、Infamous的Butcher cover这些能够燃烧发烧友热情的作品,还能找到1967年创刊至今的《Rolling Stone》滚石杂志(据说这套杂志花了2年时间从11个国家搜罗而来)。披头士乐队(The Beatles)于1966年录制的《Yesterday and Today》黑胶唱片也在其中。


哪怕大雨,我们都忍不住站在可能被淋湿的户外

就在发布会当天,音乐图书馆的二层只对我们这些外国嘉宾开放,所有的黑胶唱片都以年代陈列,在包场的安静中,我们可以随意选取唱片试听。


说到对音乐的偏爱,尤其上升到发烧友级别,真的曲高和寡,但江诗丹顿比谁都清楚自己想做什么。诞生于1755年,且从没间断过制表史,江诗丹顿却似乎有意淡化历史痕迹,反而做了标志性的定义——把品牌宣传语“One Of Not Many 卓尔不群”推向一线。

实话说,今年江诗丹顿选择的4位艺术家我都很陌生:本杰明•克莱蒙泰(Benjamin Clementine)精通多种乐器;艺术家詹姆斯•贝(James Bay)刚刚推出融合摇滚和灵魂乐的第二张大碟;设计师欧若•依图(Ora Ito)和建筑师科里•理查德斯(Cory Richards)恐怕更不算大众熟知的名人。


而我也不打算深究他们每个人的履历,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音乐、建筑、设计等专业领域本身就属小众,但活跃在这些领域顶端的卓尔不群的名字,那些最有才华和活力的青年创作人,才是“One Of Not Many ”的意义所在吧。

大家可能记得我写过一位表友故事,1998年时,读者中宋拿了本可以买房的8万人民币在北京买了人生第一块江诗丹顿,他告诉我,捧着表回家的那一刻,虽然北京的风是凛冽的,但心里却暖洋洋,这段经历直到今天回想起来,都充满暖意。


当年他买的VC长这样,非常经典的设计

作为上世纪90年代初就在中国市场开第一家店的瑞士顶级钟表品牌,江诗丹顿在当时就是少数人能够拥有的选择。

直到今天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能力渴望,但它依然不属于大众。

毕竟在全球每年10亿块钟表的产量中,瑞士表只有2500万块,且只有50万块符合高级制表标准,其中只有2万多块,属于江诗丹顿。

你是每年的1/20000分之一吗?


就消费领域而言,兔子算是不太讲究吃喝,唯独对买东西充满热情。

但在B&TAILOR的定制西服店,我却是认认真真品尝了各款手冲咖啡,包括给江诗丹顿特别调配的,还听了一场英日韩三国语言的西服搭配课堂。如果不是因为男装,我可能会冲上前现场试穿……

现场最有互动性的还是,Fiftysix伍陆之型系列的手表陈列在西服和各种男士配饰间,随意组合拍摄,每个人总能找到自己的审美喜好。


江诗丹顿为什么要用现代的设计语言来做一款灵感来源于1950s的手表?其实我们首尔之行的所有体验,都是小众的,且带有历史沉淀的感受(比如参观家具博物馆,能看到韩国古代70多种式样的吃饭小桌),自然是为在传统中找到现代发展的基石。

伍陆之型灵感来自1956年的型号6073腕表,表耳设计来源于马耳他十字造型的4个分支。


直径40毫米,全新自动上链1326机芯,约48小时动力储存

型号6073腕表在江诗丹顿历史上还有其他意义:它是江诗丹顿首批搭载自动上链机芯的腕表之一。

所以为了致敬和使用方便,伍陆之型系列包括复杂功能表款在内,都用了全新自动上链机芯和大三针表盘设计。


兔子最爱的就是全历月相款(右)

江诗丹顿还专为这个系列设计摆陀,22K金镂空摆陀上有马耳他十字造形的花纹及磨砂涡形纹装饰。


而且,江诗丹顿也是第一次同时在系列中推出金和精钢两个版本,就连精钢款也配上了白金指针和镶贴时标。


这是最新发布的边缘式自动上链陀飞轮,从基础入门到陀飞轮,全系列作品线逐渐完整

回到本文开头,其实就是否买入门款这个问题,我和读者聊过我的故事:一枚戒指,7万多人民币,如果加一圈钻可能就要11万多,但是非常漂亮,你会怎么选?男生似乎不太理解女人的执念:“碎钻又不值钱。”

可是,“好看”却是明明白白摆着的,你无法忽视的存在。

选表何尝不是如此,当你真正认可一个品牌时,是愿意花更多溢价的钱去追那份心底的满足的,不留遗憾。


其实就在我从首尔回来的好几天,我的脑海里都不断出现“One of not many”这个词,挥之不去。曾几何时,我们把“卓尔不群”当作一个人的品质,是对才能的肯定。但突然在这个时代,在一夕之间,大家集体成了流量的奴隶,哪怕原本应该更注重品质的高端领域,也有被侵蚀的迹象。

很多人在闷头追求所谓的市场爆款时,买的其实是一份不用动脑的从众的安心(不在意是否合适,有赞扬就行),当然,安全的选择我不能说错,只是,有没有可能真正去寻一寻自己?答案是肯定的,但跨出第一步可能不容易。

说一句可能会引起争议的话:我常常认为,一个只买热门款的人,追求的恐怕是被人认可,而只买入门款的人,买的更多的也是logo的价值和最大可能的品牌追随度,但只有越深入,越知道自己的爱会变得深沉和稳定,才知道如何寻找自己笃定的东西。


忍不住夹带一块私货,这是VC今年获得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(GPHG)复兴奖历史名作系列三重日历1942腕表,让人无法挪开眼睛的复古正装表

因为真正的少数人并非刻意和大众选择相悖,只是眼里无他,唯有专注的热情罢了。

八卦兔系头条号签约作者,转载请联系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